拜登上台对蔡英文后续施政有哪些影响?黄智贤这样说

国内 图片

  原标题:黄智贤:“蔡英文是一个能笑着拿匕首插入你心脏的人”

  [采访/观察者网 李泠]

  观察者网:NCC否决中天新闻台换照申请,这消息对您来说突然吗?

  黄智贤:一点都不突然,我去年就知道了。去年6月我到厦门海峡论坛演讲,我在台上对着满场的来宾观众说,“我们这一代要把台湾带回家”。我知道我讲这话回台湾会被对付,但我必须讲。果然我回台湾的第三天,我的节目就被关闭了。

  我的节目收视率很好,仍被关闭,这当然是打压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。被关闭的时候,我就跟中天的高层说要小心,关闭我的节目,下一步一定是关中天。关中天的影响更大,但它的逻辑思路是一样的。这是第一。

  第二,韩国瑜在2018年当选高雄市长的时候就让民进党看到,如果一个媒体支持韩国瑜,会对它的选举造成多大的杀伤力。他们当时就已有必杀之心了,但是接下来有领导人选举,如果那时动手,会影响选举,所以必然是在选举之后。

  第三,韩国瑜不应该参选。去年4月我就说过韩国瑜千万不要出来选,因为一定会败;韩国瑜一败,就会拖垮整个国民党;当国民党大败,在政治上民进党就没有任何能与之抗衡的力量了,到时他们就会更无所顾忌。

  第四,大家可能以为蔡英文讲话温温的,是一个很温和的人。错了!蔡英文是一个能笑着拿匕首插入你心脏的人。她一直如此,下手非常狠。她有一句名言,大意是“如果你不喜欢,那我就只做不说。”因此不要被蔡英文骗了。

  很多人会说,“台湾言论不是很自由吗?”拜托……从2016年当选到现在,民进党立了多少违反人权的法?干了多少打压言论自由的事?当我的电视节目被关掉,我改行做网络自媒体的时候,它甚至用司法来对付网络上的言论,要查我水表、判我刑。最后我举出所有的证据,检察官实在没有办法起诉我。民进党如果心中有言论自由和人权,它一路以来就不会做这些事了。

《夜问打权》最后一期截图
《夜问打权》最后一期截图

  这些事情你如果一条条去看,去年就能看到结果了,现在民进党就是要“一统江湖”而已。所以我一点都不惊讶。

  我想提醒大家,就像纳粹的时候一样,当他在杀同性恋的时候,你沉默了;当他在杀犹太人的时候,你沉默了;当他杀共产党的时候,你沉默了;最后他杀了你,就没有人帮你讲话了。

  我们对付邪恶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战斗。不要用下跪、妥协、让步,甚至出卖同志牺牲别人,以为可以摇尾乞怜。这是不可能的,只有战斗,战斗让它不开心,我们才有可能开心。

  观察者网:陈水扁没关TVBS,马英九没关三立,蔡英文为何敢当第一人?

  黄智贤:过去陈水扁执政时曾想关掉TVBS,当时我去美国,见了“美国在台协会”(AIT)代理主席——可以理解成美国在台湾的“钦差大臣”。他跟我说,他们私底下已对陈水扁该说的都说了,该做的也做了,他们坚决不会容忍陈水扁关闭TVBS。后来TVBS果然没关。陈水扁不是不想关,而是因为民进党怕美国;它唯一惧怕的力量不是人民,而是美国。

  十几年前,美国认为两岸要不统不独不武,它对“台独”的支持是台面下的;当时美国还要守着新闻自由、言论自由的幌子。但如今的特朗普,他怎么可能支持台湾的言论自由?你想想看,蔡英文关中天,关一个新闻电视台,这么大的事情,美国会不知道吗?美国如果没有开绿灯,蔡英文敢关吗?当然是美国觉得无所谓。

资料图来源:中时电子报
资料图来源:中时电子报

  观察者网:特朗普无所谓其他地方是否有言论自由,但现在拜登胜选,而民主党是主张所谓的人权与自由的。在您看来,拜登的上台对蔡英文后续的施政会有哪些影响?

  黄智贤:民主党跟共和党的差别是很大的,民主党确实比较支持言论自由和人权,这是他们的核心理念之一。但是美国的国策依然在那里,美国有一个反中的大架构——把中国视为战略敌人,这是美国国内唯一的共识,不可能改变的。所以相比共和党、特朗普,民主党只是用不同的方法、比较文明的方式,联络它的同盟来反中。

  至于怎么使用台湾这个棋子,那就要看了。他们换掉官僚重新运作也要一段时间,那段时间之后台湾又要开始准备地方选举,如果媒体被关已经成为既成事实,那也只能这样了。

  观察者网:真的毫无办法了吗?

  黄智贤:最重要的是台湾人要觉醒,不要觉得自己可以自保,别人去死没有关系。不然就如上文所提纳粹杀人那样,最后没人帮自己说话了。

责任编辑:祝加贝

来源:新浪网